现有墓地违规扩建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3-24 21:09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周末,南京各大墓园提前迎来祭扫高峰,在“文明低碳祭扫”风尚的引领下,三五十元的清明花束成为许多市民祭奠亲人的首选方式。余 萍摄

南京市殡葬管理处黄隽表示,算上私建、扩建,剩余的墓穴终有用尽时:浦口的龙王山墓园,还能用两年;最大的普觉寺市民公墓,还能卖5年;秦淮区的金陵华侨墓园也快售完……届时,节地葬、生态葬将是绕不过去的选择。

23日上午,和江宁殡仪馆一墙之隔的万安陵园门可罗雀;而此刻南郊各大传统墓园,40多万人流车流挤作一团。原因是,万安只卖壁葬格位,这种葬式目前很小众。

“这里是南京最大的壁葬陵园,一期工程能容纳5万多只骨灰盒,即使加上停车场、景观等配套,占地只有80亩。全利用起来,比传统墓园节地近千亩,但才卖掉个零头。”陵园负责人洪绍宗介绍。

市民钱阿姨带着几位邻居老姐妹来参观,“上个月我刚买了一个双格位,3.2万元,比墓地便宜些。我对儿子讲,买了个‘小房子’,将来他们祭拜,不会风吹雨淋。”但像钱阿姨这样不要“入土为安”的老人并不多,同行的一位78岁老太就很犹豫,不想壁葬。

记者看到,万安陵园内没有一座墓,只有一间间装修风格不一的厅室。50平方米的厅,从顶到地7层格位布满三面墙,有8000元的“简装”,也有90000元的玉石装,一位一价。格位里摆放逝者生活照和骨灰盒,厅中间有供亲友休息的桌椅,还可播放视频缅怀亲人,看起来更像会议室。

记者采访中也多次听到这一说法:南京近20年没批过墓地,根据测算,每年死亡3.5万人,5年内将无墓可卖。“理论上是这样,可事实上,不少农村土地违规出售建私墓卖给城里人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陵园管理员说,“私墓有多少,无法计算,就在江宁,各村级公益性公墓很多都在违规出售。墓园须将利润中的相当一部分交给村集体,加上石材人工都在涨,造成墓价持续走高。”

“这或许是化解‘死墓危机’的出路之一,但全省推开还需时日。”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张汉平介绍,全省现有公墓7901处,其中2218处是节地骨灰堂,776万多个壁葬格位虽只使用20%,已节约土地近6000亩,这对人均耕地不足1亩的江苏来说,非常珍贵。

还有一个事实是,现有墓地违规扩建。一位已退休的老殡葬人说,墓园为了维持经营,纷纷打擦边球:借口“原先已有许可证”,在周边土地上继续扩建。“大家心照不宣,等查到时墓都卖出去、人都下葬了。”

南京等地生态葬推行20多年仍停滞不前,不仅是受传统思想的阻碍,更多因素是人们还能买到墓,生态葬没动力。

对私建、违建墓地等行为,由谁处罚一直没明确。“我国尚无明确责权利的殡葬法。”张汉平介绍,1999年省里即划定“硬杠杠”:已有经营性公墓的县(市),不再批新公墓。1997年《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》则规定,“私设公墓,没收经营者非法所得,并处以所得1-3倍的罚款”。但由哪个部门开罚单,一直没说法。

“苏南各市中,南京人对壁葬认可度较低。”洪绍宗说,壁葬在新加坡及我国台湾、香港等地非常成熟,经济发达土地稀缺,只能选壁葬。据统计,从1990年倡导生态葬开始,全省只有3万多人选择不保留骨灰的生态葬,认可度不足1%。土地紧缺的城市退而求其次,力推保留骨灰的节地葬,比如壁葬、骨灰堂等。常熟、张家港、扬中新安葬的逝者100%壁葬,管理费政府支付,实现了“无坟头”。

“老父亲今年初刚去世,6个子女一家出了2万多,在雨花台一家墓园买了一块1.2平方米的双穴墓,13万!”正在墓园祭扫的市民张光城告诉记者,家里两位80多岁的老人听说无墓可卖,当天借着扫墓出来“探行情”。

鼓励节地葬,政府托底困难人群

昨日,南京正式执行生态葬奖励——选择“不留名、不留碑、不留灰”的彻底生态葬式,每户奖励1000元。连日来,记者走访南京多家墓园发现,出台这一奖励政策,实则缘自生态葬推行20多年仍遇冷、墓地即将告罄的尴尬现实。

“选择怎么葬,该由人们根据消费能力自己选,但困难人群应由政府保障。”洪绍宗表示。记者获悉,在宜兴、江阴、如皋等地,农村公益性骨灰堂免费安放,政府埋单让所有人“葬得起”。常州武进区还利用地下人防设施,建成能容纳10万只骨灰盒的公益性骨灰堂。南通市崇川区东华骨灰堂不但免费存放,还给奖励,存放率已达95%。我省新扩建的公益性墓地,将一律实行树葬、壁葬、骨灰堂等少占地或不占地的葬式。

“继续在‘阴宅’上耗地,今后恐怕连壁葬的空间都挤不出来了。”张汉平认为,从土葬到普遍实行火葬,江苏用了50年,现在殡葬“二次革命”目标是不保留骨灰,人们一时还难接受。墓葬和骨灰存放占地比是300:1,节地葬是过渡,但终点还是生态葬。“苏州、南京等地正试行,今后凡是选择不保留骨灰生态葬的,丧葬费由政府埋单,还有奖励。希望这一政策促进生态葬早日普及。”(唐悦)

违规私墓屡禁难止,生态葬动力不足

壁葬式骨灰堂,认可度不足1%